中国农资记者亲历以色列:探询荒漠农业与节水灌溉

中以网     2013年07月10日 14:12   

  首期培训学员在以色列生命之水——加加湖边合影留念。

  

  参观种植园主约西里的棉花地,虽然周边土地干裂,但棉花地中却是另一种潮湿的小气候。

        参观以色列化工工业集团(ICL)。 

  日前,中国农资传媒、北京紫铭成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和以色列国际学习中心联合推出的第一期“国际(以色列站)节水灌溉与水肥一体化培训班”结束了对以色列农业的全面考察之旅。学员纷纷表示以色列之行在理论和实践操作层面的收获巨大,在观念更新方面受益匪浅。

  近几年,中国灌溉农业和“水肥一体化”工作步入新的历史发展时期,“中央一号”文件催生了人们对水资源利用和水利设施的进一步关注。为推进中国节水灌溉与“水肥一体化”进程,为科研院所和企业生产、研发提供一个良好的交流平台,今年6月,中国农资传媒、中国农业科学院区划所在新疆举办“第二届中国国际水溶性肥料高峰论坛”期间,与北京紫铭成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一起,共同策划了“国际节水灌溉与水肥一体化培训班”考察交流活动,获得了科研院校与企业的积极响应。

  众所周知,以色列土地和资源奇缺,却创造了举世瞩目的高科技奇迹,以色列是世界公认的水肥管理技术强国,有先进的灌溉水肥技术以及节水设施系统,并应用于温室、大田作物栽培、市政绿化系统和水果种植园等各个方面,其水肥研发体系具有完善的规划设计、科研、实验、设备研制、自动化控制、田间测试等一系列的成功运行模式。正因为如此,以色列吸引了世界多个国家各领域的管理者、科研专家、开发人员、生产商、采购商和投资家前来考察。

  首届培训班采取理论学习与实地考察、座谈相结合的方式,学员不仅听取了以色列农业合作部、国际进出口部、国际交流培训中心、沙漠农业研究中心等机构官员、科技人员、顶级施肥专家的讲解和培训讲座,深入细致地了解以色列的农业概况、农产品进出口情况、核心施肥理念、作物营养系统及施肥方法,同时还结合实际,对以色列运用于油橄榄、番茄、辣椒、棉花等作物上的肥料生产、滴灌方式、自动化控制等领域最先进的技术,进行了实地考察。

  期间,学员们参观了全球知名水溶肥料生产企业——以色列化工工业集团(ICL)、死海化工厂,以及以色列耐特菲姆(Netafim)滴灌设备生产基地,参观了各种适于灌溉的肥料产品,了解肥料技术和标准,考察农业灌溉设施及自动化管理在农业上的应用情况。此外,学员们还参观了以色列农村合作体——“基布茨”及其所属产业、沙漠农业生产基地,听取工作人员介绍合作方式,以及提高农产品品质过程中的关键技术和平衡施肥技术推广模式分析。

  首批参加“国际节水灌溉与水肥一体化培训班”的成员分别来自中国农科院农业资源与农业区划研究所、中国科学院南京土壤研究所、南京农业大学、华南农业大学、浙江林业大学、宁夏农林科学院荒漠化治理研究所等科研机构的专家、博士,以及成都新都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北京迪智成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等企业高管。学员一致认为,以色列农业非常具有代表性,与我国新疆、甘肃、宁夏部分地区的气候条件非常相近,通过此次学习,可以从以色列农业中汲取一些经验和措施,在解决区域缺水、干旱状况方面,作一些积极而有益的尝试。

  在考察访问中,贯穿在以色列社会发展中的务实理念,在学员中引起强烈反响。“发展商业农业”、“以人才立足”、“节约务实”、“要与自然合作而不是抗争”,以及“简单施肥”等理念,与中国形成巨大反差,发人深省。学员们认为,虽然以色列的土壤环境、气候特征与中国国情尚有差异,但是,学习这些理念,对我国肥料研究、施肥理念的更新转变以及水肥的生产研发,将产生积极的影响。

  “五大理念”颠覆传统

  理念 1 弱水三千 只取瓢饮

  以色列水资源和土地资源严重匮乏。但是,进入以色列国土后,在干旱的土地上随处可以见到绿色。为了生存,以色列人用世界上最先进的节水灌溉方式,让贫瘠的土地生长出各种树木和农作物。由于成本巨大,他们只能分小块种植和改良,最后再逐渐连块成片。

  以色列人的节约务实,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农业专家Raanan Katzir先生告诉我们:“80-100年前,以色列非常干旱。这么短的时间能够改善环境,是因为一切以保护资源和环境为中心。”由于资源的匮乏,他们在很多方面避免“涸泽而渔”。以色列基本都是半干旱沙漠地区,年用水量大约8亿立方,10%取自境内最大的淡水湖——加利利湖,依靠海水淡化技术处理后的地中海海水占50%,其他40%依靠雨水回收。但是,即使加利利湖有充足的水源,以色列人依然“弱水三千、只取瓢饮”,地中海的水再宽阔,经过严格处理后,他们还是将用不掉的水,源源不断地送回海里。

  以色列实行严格的水分级制度。一级是饮用水,二级则是将所有的废水回收处理后,用以洗车和灌溉。为了保护土地和水资源,连医生对抗生素的使用都非常慎重,防止分解不了,流入地下对水和土地造成污染和危害。“以色列的水处理系统非常发达,这是一个与自然合作最成功的国家。”国际合作部的Yitzhak Kiriati告诉记者,“大家都集中合力来保护水资源,比如在节约用水、水源保护、农业灌溉、集约化生产、保水以及丰收后的加工储藏等方面。”

  以色列人的努力,得到了丰厚的回报。由于精准灌溉农业的发展,以色列灌溉用水量降低到原来的40%。即使城市发展减少了农业用地,以色列的农业收益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相比,却增加了20倍。他们认为,只有用最小的投入获得最大的收获,才能减少对土壤的伤害。

      心 得

  以色列人“集中合力、节约务实”的行为震撼了我们,这就是他们改造荒漠的“核心技术”。正因为如此,他们才真正营造了一种可持续发展模式。

  理 念 2 发展纯商业农业

  以色列是典型的商业化农业,主要经济依靠工业和高科技、医药、旅游等,属于一个工业国家。农业只占3%,产值约70亿美元,其中约23亿美元的农产品用于出口欧洲。为了换回更多的外汇,他们大多种植橘子、芒果、鲜花、蔬菜等高附加值产品,而像大豆等一些廉价农作物则是从国际市场购买。

  国际进出口合作部的Yitzhak  Kiriati先生反复强调:“以色列是纯商业农业,30%的产值用于出口。为了生存,为了换取更多的资源,以色列只能用高附加值产品,换回更多的廉价农产品。我们只能不断提高种植技术来支撑出口,才能解决食品和水带给我们的危机。”

  他解释说,传统农业只关注是否有土地、如何养活家人、土地适合种什么,而以色列是现代化商业农业——市场需要什么就生产什么,什么价值高就种植什么。现代农业所考虑的是如何在这样贫瘠的土地上,种出市场需要的作物。“当然,这需要温室大棚技术,将水、温度、电脑全部利用起来,形成产业化、规模化工厂式操作,传统农业是不可能的。”

  心 得

  商业农业是自然所迫下的一种抉择。农民不仅关注作物的长势和收获,更关注国际农产品价格动态,因为获得高收益是他们的生存之本。

  理念 3 简单施肥

  为了减少对土地的伤害,以色列科研人员推崇“简单施肥”的理念,他们农业用地持续减少、收益增加的秘密,就是依靠尖端、精准的农业推广技术。以色列的农作物不打农药、不使用复杂的肥料配方,甚至不添加微量元素,用施肥专家朗恩先生的话说:“只需要将空气、肥料和水的关系调配合理、研究透彻,就可以做到高效和高收益。”

  在以色列,每个农民都配备一个试验室,专家每周来试验室一次,解决农民种植过程中的实际问题,不断提供解决新方案。为了做到精准种植,他们每年在沙地取土,做小型田间实验,模拟干旱条件下的土壤、水分,测试结果决定小麦种植时的施肥水平。例如,以色列的小麦都是在10月份的雨后播种,但是在8月份雨季到来之前,首先要做土壤取样分析,每一片土地的取样用不同颜色的盒子分装,拿回试验室,然后将室温调整到与10月份相似的气温,做模拟试验。分析后,缺少什么下一季就补充什么。快到收获季节,他们利用远红外航空拍摄,判断营养水平。收获后,专家和农民一起,讨论上一季的收益并制订下一季的种植方案。

  以色列农业专家研究问题的针对性强、专业化程度高。“所有项目和科研课题,都必须以解决实际问题为目的。”施肥专家朗恩先生说,为了使当季的肥料利用率保持在80%,他们对天气、土壤介质、灌溉方法和机械设备中的任何一个环节都非常关注,不仅要研究透彻,还要不断改进。他分析说,肥料的正离子都在根上部,负离子则附着在根系下部,为了让正离子保持活性,就必须不断给植物根部滴水,以保持根系不断补充空气和养分,以改良酸性。中国采取大水漫灌的方式,植物根部长期浸泡,水不仅将根中的空气挤压出去,还不利于肥料保持活性。

  为了有效解决这些问题,他专门发明的石子滴灌方式被应用于棉花地中,就是将滴灌管埋在两行棉花之间约半米深、20-30公分宽的石子带下面,以增加水的含氧量,保持根部呼吸畅通。而作物在开花和结果的不同时期,肥料的浓度和配比也要不断调整。

  在滴灌中,肥料必须要完全溶解于水,以免阻塞管道。同时,肥料浓度过高也会对作物造成伤害。混合时的溶解度也非常重要,肥料在溶解时有快有慢,这取决于水的温度和使用哪种水,要调节水的pH值,应该准确知道盐浓度、电导率、水质以及所含离子的种类,比如是氯离子还是钠离子,重要的是控制浓度。朗恩解释道:“这些因素都必须考虑全面。哪种肥料好,取决于用在哪里、何时用。养分如何变化,要根据作物,在适当的时候、用适当的肥,这才是最关键的。”

  心 得

  以色列人的“简单”并不意味着低技术水平和缺乏科技含量,他们所说的简单,恰恰指的是解决问题最直接、最有效的途径和方法。

  理念 4 以人才立足

  以色列的土地实行私有化,西南部5%的人口占据60%的土地。农民生活比城市人要富裕。近几年,由于农民的知识水平和农业机械化程度的提高,以色列在农业方面的人力投入也在逐渐减少。学员们非常想知道:“以色列农民有没有农业补贴?”棉花种植主约西里一脸疑惑地回答:“给农民补贴是不可能的!国家希望从农民那里得到更多的税收。”

  以色列建国初期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业人力占到7%。目前农场主约有12000人,常年劳动力约5万人,只占全国人口的2.5%。橄榄农场园主、农业专家卡希尔的一席话点醒了我们:“以色列99%农民都受过农业专科教育,做滴灌农业没有专业技术肯定做不好。”卡希尔种植一块600亩的棉花地,只需要两个工人打理,和国内的差距可见一斑。

  目前,以色列农民已经是第三代,不仅99%拿到了文凭,而且都是高学历,具有专业知识。农民的孩子在大学时做的一些科研项目,课题都是从需求出发,解决实际问题。返回农场从事农业种植时,他们比父母更有经验,因为他们不仅了解需求,还更有文化和专业思维,可以推动和改进农业技术。国际农业合作发展中心的“基布茨”工作人员认真地告诉我们:“以人力资源立足,农业才会高效发展。”

  心 得

  以色列的农业具有不可复制性,由于人力资源、气候、国家政策、农民知识水平不同。我们能汲取的,仅仅是适合中国环境的那一部分。

  理念 5 与自然和谐发展

  在以色列,我们深刻地体会了“与自然和谐发展”的理念。无论是从棉花农场主卡希尔还是以色列耐特菲姆公司接待人员那里,我们都听到同一句话:“我们与自然合作,而不是抗争。”参观ICL集团、死海化工厂以及以色列耐特菲姆等企业,让我们体会到“合作”的内涵。为了不伤害赖以生存的资源,他们做了更多有益的尝试,在资源获取上,更加注重可循环利用。

  ICL研究的肥料,必须有效利用水、肥,让作物均匀吸收,获得最大收获和最高品质的作物,其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对肥料效果做到可控,而不是拿土地去“冒险”。ICL农作物发展部主管Gershon  Kalyan坦言:“用传统灌溉根系长的很大,滴灌和微灌可以让根在很小的范围内发育。在这个狭小的区域里,我们可以控制一切因素,保证作物的最佳状态,提高效益,达到控制作用。”

  在参观死海化工厂氯化钾生产过程中,学员了解了他们靠蒸发、沉淀卤水,通过沉降逐渐降低水的含量、浓缩海水,生产钾肥。但是,我们还注意到一个关键环节——他们花费很高的成本,将生产后剩余的海水送回死海,以保证死海资源的绵延不绝。当以色列耐特菲姆的滴灌设备生产基地的接待人员告诉我们,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与自然合作,而不是抗争”,让我们彻悟了以色列战胜自然的核心内涵。

  这就是以色列之行的最大收获。

  心 得

  “在与自然的合作中获取最大收益”,是以色列改变沙漠的“秘密武器”,诠释了他们的生存法宝和核心精髓。

来源:中国农资